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贝因美实际控制人谢宏我不想再出来亲自操盘

来源:未知    更新时间:2017-10-22 15:39  阅读

北京昆仑饭店一楼咖啡厅。贝因美(002570.SZ)实际控制人谢宏,以“首席科学家”的新身份接受了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  至此,他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等公司一切职务、退居幕后已经三年八个月有余。不过,自2014年底以来,谢宏开始频繁出现在公开场合,先是在香港中文大学EMBA中心做了《未来赢家是谁》的主题演讲,随后又参加各种亲子文化论坛,与消费者互动。业界纷纷猜测:莫非他这是要重出江湖?

  “因病卸任后,这段时间主要在看病休养。2011到2012年没怎么管(公司),2013年在公司转型过程中给了一些指导。”眼前的谢宏,一身商务休闲西服,头上的白发并不明显,圆形镜片后的眼睛虽小却有神,眉毛依旧浓厚,气色总体尚佳。

  他反复强调:“很多都是外界的误读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我不想再出来亲自操盘,像过去那样冲锋陷阵了。”因为,那样对贝因美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。

  否认重新掌舵

  谢宏有很多头衔:“企业家”,“创业家”,“育婴专家”,“(学会、协会)会长”,“客座教授”,等等。也正因为如此,初次见面很多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合适,不过,谢宏向本报记者称,今后他有了新角色:贝因美首席科学家。而这也是他最擅长的。

  从职务满身到如今卸下包袱,事实上,这对于已到知天命之年的谢宏而言,意味着在释放自己的同时,给团队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15岁上大学,26岁辞去安稳的大学教师工作,下海创业,将多年来利用业余时间研制的一款速食婴幼儿营养米粉商业化。

  随后,在改革浪潮中,他果断抓住市场机遇,先后接手濒临倒闭的乡镇饼干厂,然后又推行乡镇企业改制。然而,与机遇相伴的是资金困难,一开始东借西借能够凑够,但随后就捉襟见肘了。恰在此时,国家政策开始鼓励中外合资,市场需求也跟上来了。

  很快,谢宏通过朋友介绍,认识了一位同样对哲学充满兴趣的德国人科尔,一拍即合:科尔以10万美元认购公司30%股权,贝因美成为一家不折不扣的中外合资企业。时至今日,谢宏在谈到这次合作的时候,仍然为彼时他的敏锐和魄力感到自豪。

  借着合资春风,贝因美随后逐渐成长壮大,上世纪90年代后期,谢宏发觉到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机会来了,即便当时前景尚显模糊,谢宏率领公司上下还是砸了不少真金白银。待到2000年,贝因美才在这块市场生根发芽。

  小苗成长起来还是很快的,但就怕遇到什么风吹草动,虽然没有被卷入2008年的“三聚氰胺”漩涡,但贝因美仍然没有摆脱整个行业断崖式跌落的冲击。谢宏如今谈到此事,仍然内心沉重:可以说,那次事件对中国乳业而言都是灾难,没有哪个能够逆市一枝独秀。

  “从2008年到公司2011年上市,这三年我基本没有休息过。在一次体检时发现生病了,随后就去中国香港和美国看病,这段时间主要是在休养。”对于外界关于他酝酿“套现”的质疑,谢宏认为这是误会,“主要是身体吃不消。”

  一位接近谢宏的贝因美集团高层向本报记者介绍,谢有一次在贝因美经销商大会上露面,并给经销商吃下一颗定心丸:“梦想不容践踏,女儿不容糟蹋”。私下里,他一直将贝因美视作自己的大女儿。

  谢宏对于外界的传闻并没太在意,在他看来,没有再重新出山的必要,因为尽快摆脱团队对他的依赖,对公司长远发展来说是好事。这样,他也可以抽身,以“首席科学家”的身份谋划贝因美更长远的未来。

  “贝恒”牵手为哪般?

  如果说二十年前贝因美跟德国人科尔合作是成长所需,那么,目前引入恒天然则是公司换挡加速的选择。

  2014年8月27日,贝因美与恒天然在北京联合宣布,恒天然将要约收购贝因美不超过20%的股份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。最终获批后,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,收购恒天然在澳大利亚的达润工厂。

  2015年1月9日,贝因美公告称此项收购获得商务部原则性同意,恒天然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恒天然(香港)以要约方式收购贝因美不高于2.04504亿股,要约价格设定为18元/股,要约收购期限30天。如果此次收购达成,所需资金总额高达36.81亿元。

  3月13日是要约收购期限的最后一天,但因为双方合作迫切,据贝因美方面称,即便有各种要约收购条件限制,最终合作成行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  所以,问题来了:双方为何能走到一起?此次合作有何意义,具体合作细节是什么?

  谢宏告诉本报记者,在引入恒天然之前,贝因美已经与爱尔兰凯瑞集团合作,而这也是公司国际化的开端。“欧洲很多产业资本都跟贝因美谈过,即便公司最终没选择恒天然,估计也会与其他外资合作。”

  他认为,与当初跟德国人科尔进行中外合作的背景不同,如今中国乳业环境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如何利用国内外两个资源为中国宝宝提供优质产品,是贝因美国际化的初衷。

  与此同时,谢宏也不否认,自“三聚氰胺”事件后,国内消费者因为信任缺失,对洋奶粉更加青睐。“公司还是要生存发展,所以不得不顺应这个趋势,而从某种程度上讲,也是在主动应变。”

  不仅如此,恒天然还可以为贝因美提供长期稳定的奶源供应,并且今后贝因美在全球范围内的奶源布局更加完善:南半球有新西兰的恒天然,北半球有欧洲的爱尔兰,中国东北安达牧场,以及广西水牛养殖。

  据介绍,目前贝因美在安达的1期项目以合作社模式为主;正在进行的2期项目,奶牛总存栏数为1.2万头,全部是自建牧场。该项目将会得到恒天然的技术和管理支持,谢宏笑称:“这是他们擅长的。”

  事实上,与国际相比,我国奶牛养殖并非优势产业。那么,为何还要花大力气投建安达牧场呢?谢宏认为:“未来婴幼儿奶粉行业一定是全产业链的玩家玩儿的。”只有如此,原料和产品品质才能有所保证。

  恒天然成为贝因美的“二掌柜”后,贝因美在全产业链模式构建上正好补齐了奶源这块短板。

  任意一桩买卖,都不可能是一厢情愿,何况是动辄近37亿的大单子。那么,新西兰最大乳品贸易商恒天然看重的是什么呢?一位参与此次收购交易的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,“一是恒天然向下游走的迫切需求。恒天然在三年前就启动了新的全球化战略,希望借此改变原料供应商的单一角色,开拓一些B2C的产品;二是发达市场企业云集,很难攻下来,转而寻求中国、印度等新兴市场发展。”

  该人士称,因为此前跟三鹿合资终成败笔,恒天然这几年开始自己做,但中国市场变化太快,连本土企业都很难跟得上,所以恒天然运作效果不是很好。近来,该企业也一直在寻找一个中国本土战略合作伙伴,因为与贝因美战略契合,所以一拍即合。

  关于双方签订的总代理协议,谢宏称,目前只把安满这个产品确定下来了,不过暂时还没有在贝因美全渠道上铺开,其他的产品代理也会在收购完成后陆续展开。

版权所有:诺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